高中党注意!超级低产注意!
总感觉我现在一直在发h的东西……
正式更名,原名【秦岭观云】
新浪微博以及贴吧ID【琉菌QwQ】
b站以及gacha以及豆腐【琉菌菌菌菌】
企鹅号:498020151
*aph主手米英露中
*全职主手叶蓝伞修喻黄
*不断掉坑,比如梦间集王者荣耀
各种脑洞十分魔性,慎入

© 琉菌QwQ | Powered by LOFTER

【狐凤】少年凤白自戏,名朋自搬运

#少年凤白人设
#我帅不帅xxx

身体刚刚才开始长个,清瘦但是不显羸弱,衣服全是红条白底的,可能是因为毛色(?),长发扎成了一个马尾,红色的头绳是在梧桐林外检的,据说是公主掉的。眼里总有三分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傲,上掏鸟蛋下摸鱼,但从不祸害凡人的农田。
自出生起就接受了传承和记忆,很不喜欢从前的那些死规矩,偶尔会扮作凡人,去赶集市庙会。
(想选一只小狐狸……)
有一日闲来无事,在林外与别族的交界处晃悠,见地上有一团脏兮兮的白毛团,走近才发现是一只狐狸。
“小狐狸,你有家吗?”
“那你肯定有很多伙伴了?”
“为什么啊?你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?”
……
(年龄差,大概五百岁吧!)

#乱入成体的凤白
#白斩鸡!
今日闲来无事,一时兴起去王者峡谷凑凑热闹,一阵眩晕过后御剑降落在了闪着蓝色光辉的石板铺就的圆形小广场,不怎么熟练的戳开对战信息,看着对面那人相似的眉眼,嘴角不禁微微上扬。
“小狐狸,喜欢凤凰还是白龙啊?”
分心发着消息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野怪,等不到对面消息忍不住又嘴贱几句。
“怎么,哑巴了?还是……诶”盘腿坐在草丛里字还没打完,只见一道紫色的流光气势汹汹的朝自己砍来,提剑匆忙抵挡虎口却被震的发麻。大脑一时间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一片空白,手跟不上思考的作抵抗。对方却不怎么着急似的一直骗自己的技能。
直到技能全都冷却只剩下一层血皮,精疲力尽的半靠在墙边,对方才一剑戳在自己肩膀上方。
“本,本是同根生……”
“相煎何太急?小伙子,段子看多了吧,我是狐狸你是鸡…”
“是凤凰!”
“……我说是鸡就是鸡,至少在食物链上,我可压你一头。嗯……白龙就算了,没你这个小菜鸡好逮,还没你好吃——”只见这人忽的靠近,等到达一个极其危险的距离时,肩膀上猛然一疼,便成了上帝视角,耳畔好像残留着他的温度一样,不禁抱住胳膊哆嗦了一下。
不对啊,怎么都感觉不对劲。
浑浑噩噩的等到了复活时间,感觉队友的眼神都变了。
?难道他们也想吃鸡了?

#少年凤白
#猜猜我在干嘛

人们都说,湖边练剑的那位白衣公子,真真是谪仙般的人物。
剑光炫目,水光潋滟,清晨的阳光穿透云层与水雾,落在那剑上,手上,发上。又折射出奇异的光晕。
农忙的人们交口夸赞,半晌便重新回到自己的农田上去了。
而那少年也收剑平息,脚尖轻点湖面,飞快的掠进了一片梧桐林。

“小狐狸,我抓了鱼,你吃不吃?”

林子深处一座茅屋内,通体雪白的一只狐狸和一身白衣的少年,为了最后的一条鱼挣得不可开交。

(捡了一只狐狸回家的故事)


#少年狐白
#狐狸终于醒啦!

傍晚,天边被染上了橙红色,像是被人点着了一样汹涌的翻腾着向人扑来。
而手里的猎物也快上钩了,听说狐狸喜欢吃鸡,便在林子里下网,那扁毛畜牲果真没什么脑子,不一会儿就撞进了网,也亏我为了抓它费了一下午的时间不晚,可没想到这玩意不会飞!
……
回到家中第一眼见到的不是毛茸茸的小白狐狸,而是一个有着一对狐耳的青年,他一手扶额,好像很痛苦的样子,可把我吓到了。
才将将看了一眼,就被那人捉住双手反按在了墙上,手腕被捏的生疼,一双深邃的眼睛直直的看了过来。那人眸中,有染了血色般的狠戾,但这狠戾一闪而过,手中被打晕的鸡也被扔在一边,看的我很是心疼。
“你是什么人?为什么要救我?”
“我,我在河边看到你,就把你捡回来了,我还给你捉了鱼呢。这里就我一个人,不会被人发现的……”
“闭嘴。”那人不耐烦的打断了我的话,手上的力道也渐渐放松。我正庆幸着自己的手腕获救,身上却猛的一沉,那个狐耳青年竟是晕了过去。
这算是投送怀抱吗?
费劲的把他拖回床上,将地上的鸡放血拔毛,和调料一起扔进锅里,又返回里屋,准备给那人盖上被子。正准备起身时,一双大手将自己一把抱住,抱得是那么紧,以至于就算变回原身羽毛都扑腾掉了,也没有挣开。抬头见他睡得也不安稳,眉头紧皱,嘴里还轻声嘟囔着什么。
“重言……”
“你为什么要这样?”
凑过去,也没有听清他说了什么,挣扎着在他耳边大喊。

“鸡汤要烧糊啦!”

(青年的狐白,受了大挫折,刚刚成熟起来)
(话说,“扁毛畜牲”是不是把自己也骂进去了?)

-tbc-
诈尸x2

 
评论
热度(19)
 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