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中党注意!超级低产注意!
总感觉我现在一直在发h的东西……
正式更名,原名【秦岭观云】
新浪微博以及贴吧ID【琉菌QwQ】
b站以及gacha以及豆腐【琉菌菌菌菌】
企鹅号:498020151
*aph主手米英露中
*全职主手叶蓝伞修喻黄
*不断掉坑,比如梦间集王者荣耀
各种脑洞十分魔性,慎入

© 琉菌QwQ | Powered by LOFTER

【伞修伞】境界平面——一发完结

【短的自己没眼看系列……】

在哪里呢?

我看向四方,似乎是一片空白,却也是有隐约物体的轮廓。“这是到了大眼老窝了?”默默地吐槽着,实际上是在缓解心中的紧张,朝裤子上抹了把手汗,装作很淡定的样子试探的向前方走去。

一步。

周围是死一样的寂静,无声音,无希望。

两步。

仿佛有了隐隐约约的希望,无目的的走着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
三步。

……

“欢迎回来。”才刚刚到呢。

那人站在空间的边缘。他在向我招手,仿佛在唤我过去,为什么是边缘呢?压下莫名的想法,一步一步跟了过去。

好远啊——不是就在那里吗?明明就在不远处。

啊,到了。你看,这不是很近吗?再远的距离也是可以走到的。

我盯着他看。这是他,活生生的——在梦中吗,不要去寻求论证,也不要去看到真相,我至少知道我看得到他,碰得到他……

我想去揉揉你的头发,看看它是不是和以前一样柔软,是不是会纠缠着我的手指;我想去捏你的脸,看是不是还是可以触碰到,有没有从指尖传来的温热的触觉;我想去拥抱你,看能不能以最直接的方式感受到来自生命的震动,向心房传送着鲜红的血液与温度;我想去亲吻你,享受这奢侈的温存……

不能继续想了。

“走了。”

“马上就来不及了。”他拉住我的手,向前奔去。那手果真是冰冷而无温度的,是在梦中吗。

不,不是哦,你看,他就在这里。

他拉着我,一手执伞,一手牵我,仿佛毫无畏惧眼前的一切。沐秋?还是君莫笑?

是沐秋啊……从前的事就像是在昨天一样。

真好。

诶,不对吧,有什么在飞快流逝,有什么在大声叫嚣不甘中崩塌瓦解,有什么在断断续续的抽泣中走远……

只是我们已经走到了一个建筑中。它庞大,华丽,是一件艺术品,钢筋混凝土在歪曲着他自己的身躯,营造出扭曲的美;是在委屈求和,大型的水泥柱子弯曲成一个可怕的弧度,承接着一切;是在发言宣战,一杆被折断的巨大战戟直指云霄。可是他也岌岌可危,摇摇晃晃看起来马上要塌似的。

我不知如何踏上的它,只记得在不停的奔跑,身后似有怨灵追来,也被人一伞档下。啧,我好歹得有点用吧?

可是事实就是我一直被他拉着跑,途中经过了很多人家。

一个老奶奶在骂自己的孙子,两个一模一样的小男孩在玩耍,树下有个孩子在无助的哭泣,还有一个父亲模样的人训着孩子……

好眼熟啊。

可是为什么想不起来。

“没有发出声音的,都是死人。”很正常的话却在那个时候提起,仔细一听是真的没有声音,忘记了在梦里,求助一样看向他。

诶,人呢。

又消失了,握住的不是他的手,而是那把伞,银色的伞面反着光,刺眼。

没什么迟疑的向前跑去,踉踉跄跄跌了一身伤,向着建筑的最高处前进。

好像很远,又好像很近。

过了好久,才爬上顶端。 才看见折断的是一杆长矛,鲜红的缨子轻轻飘动,无风也起浪。

将手里的伞放了上去,莫名出现的底座上刻着兴欣二字。

boom!

那建筑塌了,慌乱之中撑开了伞,却诡异的浮了起来,看到脚下翻腾的灰尘,竟然是掩埋了一切。

等等,不是还有点光吗?

缓缓下落,在一片废墟之上,他举旗为王。

挺欣慰的。

只是我也该走了,人终究是要服老的……等等,我才几岁啊……

又忘记了,该怎么办?这是什么……我是叶修,他又是谁,等等,等等我一下……

让我想起来啊!

【2047年,叶修,卒,因车祸昏迷不醒抢救无效死亡】

“欢迎回来。”

〔fin〕

 
评论
热度(4)
 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