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中党注意!超级低产注意!
总感觉我现在一直在发h的东西……
正式更名,原名【秦岭观云】
新浪微博以及贴吧ID【琉菌QwQ】
b站以及gacha以及豆腐【琉菌菌菌菌】
企鹅号:498020151
*aph主手米英露中
*全职主手叶蓝伞修喻黄
*不断掉坑,比如梦间集王者荣耀
各种脑洞十分魔性,慎入

© 琉菌QwQ | Powered by LOFTER

【原创/米英】七月病(米诞,虽然是贺文但是是be?)

(两千多,还是有点少。

   不能4号发不开心눈_눈)


      1

  窗外的蝉没命的叫着。


  “啊,7月了。”亚瑟抬起头,额头上布满细密的汗珠,几缕金色的发丝粘在皮肤上,总感觉不是味。


  当然还有心里不断袭来的不安感。


  亚瑟知道这是因为什么。他转身把门关上,就连窗帘也拉上,仿佛阳光可以带来热量。开开空调之后,制冷的噪声传入耳中,类似于某种猛兽的咆哮。


  当然这只是错觉吧。


  周围很快安静下来,就连蝉鸣声都小了不少,亚瑟把它归咎于关上了门窗。


  即使这样亚瑟的心情也是无烦躁,就好像捅了马蜂窝一样,耳朵里响起来源不明的轰鸣声。


  就像雨声。


  就像是雨水砸在地上的声音。


  就像是那天,他脚步沉重,一步一步踩在水洼里的声音。


  那是他离开的声音。


  亚瑟把自己摔到床上,开始蹂躏自己的被子。什么时候才可以不再想到他啊。


  亚瑟又翻了一个身。“这个时候他应该在准备自己的生日吧,怎么会想起我这个远方的哥哥呢。”到底在想什么呢。


  “去年送的钟不会又坏了吧……这个baka。”真是一直让人不省心啊。


  他烦躁的揉乱自己的头发,强迫自己不去想别的事情。事实也是如此,因为身体的条件并不允许。一到七月便会发病。亚瑟一边啐出口中咳出来的血一边这样想着。


  “又到7月了呢。”

  

  2

  而另一边。


  “hey!这里是世界的hero阿尔弗雷德哟!请问你有什么疑问吗☆”


  hero的一天依然是这么元气满满。

  可是今天不一样。


  阿尔是知道的,虽然他并不想记住这件事。


  今天的自己有多闪耀,当年的哥哥就有多难过。


  他是知道的啊。


  阿尔自嘲的笑笑,像自己这样的ky属性爆棚的人(国),怎么会有人担心会难受呢。


  “不过这样也好。”他自言自语不知道走到了哪里。“这样的话hero的真实想法就很容易隐藏了☆”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置身与玫瑰丛中。


  好像到了什么奇怪的地方了呢?


  然而天公不作美,下起了暴雨。


  阿尔就这样站在雨中,任雨声充斥着耳膜,雨水打湿平光镜,溅落在脸上。混合着顺着头发流下来的水珠,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。


  “不不不,世界的hero怎么可以哭呢☆”


  只是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啊。


  比如雨声。


  比如枪声。


  比如多年前的暴雨天,最终没有扣下的扳机,未曾响起的枪声。


  “我是真的不希望那只是利益的驱使啊,哥哥。”


  雨没有停。


  水融入了空气,随意的落在地上,手上,花瓣上。所到之处,溅起一朵朵小小的水花,绽放着昙花一现的人生。


  花瓣是鲜艳的红色。


  它的茎叶是深绿色。


  就像是你瞳中的风景,幽深,明亮。


  阿尔觉得他自己应该回屋去了。毕竟被别人看到一个人在花园里抽风淋雨并不是什么好的影响。


  机械的走进屋子,将自己冲洗干净裹在被子里。脑子里充斥着他眼瞳的颜色。


  一片祖母绿。如森林一般幽深明净,与这个污秽不堪的世界格格不入。虽然,这对眸子的主人本身并不是什么一清二白的好人。


  而是一个当过海盗头头的原不良。

  

  3

  时间转回到那一年的7月。那一年的今天,两人之间被划开了一道裂缝,不仅仅划在枪托上,更是划在两人的心上。


  那一划就划开了一个大西洋。


  “回去吧。”


  “虽然你,长大了。”


  大雨滂沱,打湿了他金色的碎发,嘈杂的水声掩盖了急促的粗喘。地上的积水里不断溅起一朵朵是水花。跪坐在地上的亚瑟只能抬着头看阿尔。


  雨水模糊了他的眼,眼前的少年仿佛回到了小时候。那个会期待着他的到来,一个人还会害怕屋子太大的小孩子。


  可是这一切都太快了。亚瑟迷迷糊糊的想着。他现在只知道一件事:阿尔要离开他。


  冰冷的水溅到他的身上,拉回来了几分理智,强迫自己要清醒,可是好像还在梦中,虽然并不是。


  耳边响起叹息的声音。是靴子踩在水坑里的声音。


  不要走。


  嘴唇笨拙的喊出无声的话语,仿佛是在挽留着什么。


  不要留下我一个人。


  但是他知道不能喊出来,这是为了自己的祖国好。脚声渐行渐远,慢慢的消失在耳旁。


  对不起。


  为什么要道歉呢?是你的错吗?是又或许不是。谁知道呢,是下达命令的女王大人的错,还是这个卑微的执行者的错呢?


  他还是离开了啊。


  再也不会回到从前了。

  

  4

  就是在今天了。


  米国上下一片欢腾,庆祝着这伟大的独立日。


  亚瑟也来了,虽然身体已经非常的虚弱,但还不至于到走不动路的情况。他又不是病弱,好歹也是曾经的老大。


  当然如果没有一直咳血的话就更有说服力了。


  他就在广场周围看着这一切,仿佛所有都与他无关。


  而阿尔却陷在人群中,不能脱身。


  “去买瓶水(蓝蓝路)吧。”


  就这样,两人擦肩而过。

  

  5

  独立是为了正式的作为国家站在你身边。


  #阿尔独家采访#


  “啊?要采访本hero吗?


  “没问题没问题的哟!我可是世界的hero这只是一个小小的采访怕什么XDD


  “什么……这个问题啊……我只是想走出去。


  “因为我不可能一直活在亚瑟的庇护下,更何况一直收税好烦。所以我就稍微独立了一下?


  “怎么说呢……并不是讨厌亚瑟了什么的,而是因为……


  “因为我要平等的作为国家来站在他的身边。


  “才没有中二什么的,真的是这样想的。啊,对了,也不是我想独立就独立啊,主要是我的子民和上司。


  “人民……人民是想要自由的,我作为国家只能满足他们。即使这样会让我的哥哥伤心。


  “七月病……我知道的,毕竟是因为我所以不管怎么样还是有点难过。


  “但是我并不后悔,因为如果当时没有独立过几年也一定会独立的,那样的话名字或许就不是美利坚了?谁知道呢。


  “反正这种东西我是不想去想了,好累啊不是吗?”






【눈_눈

我要死了。

太累了我要睡觉不要补习

我跟你讲我就这个表情눈_눈

by:……琉菌(23:21)】


 
评论
热度(19)
 
回到顶部